或为避战乱修,硬伤太多

题材非常棒,但显然没有拍好,硬伤实在太大,按影片里场景似乎是一进入洞口的节点,时间就变的超级慢了(从胖子的视频里可以看到几乎刚刚下洞就看到洞外四季的变化了),如果是这种设定人是下不了洞的,因为刚触碰到洞口的节点就被超级迟滞的时间凝固住了,即便进去了我会在身体进入部分的时候,另一部分在洞外坏死了吧,所以时间变慢应该是逐步的才合理,要有个适应过程才对,按影片里时间迟滞的程度,洞口到洞底应该很长很长时间变慢一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人才可以进的去。按影片的这种设定如果人从洞里出去就更扯了,相对于洞内时间流程简直几何爆炸般的突然提速,如果你的手刚刚伸出洞口瞬间手就飞灰湮灭了……另外光也是个问题,这种设定洞外的人应该是看不到洞内的吧。然后未来得人类也是醉了,这都有能力移民火星了,穿戴的装备无论从外形还是功能来看也太low了,几个原始人都搞不定……总之题材很好,但没拍好,感觉太随意了

题材不错,剧情还行,对白过多,结尾生硬仓促,可惜了了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黄黔华,原题为《一山洞藏庞大村落遗址或为避战乱修“桃花源”》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默先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先说题材。故事大概是一群人寻找因为寻找失踪者(教授的父母)而失踪的失踪者(教授),进入一个神秘洞窟历经艰险,然后皆大欢喜回火星过年这么一个走向,本身要说好说清楚就有点要本事。而恰恰这个时候发现这个洞窟有点蹊跷,洞里洞外的时间似乎有点不对(+1s),那么要讲好这个复杂故事就非常难了。近些年的科幻电影中,“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故事题材算是很新奇了,真正核心立足于这种“相对时间”的并不多见,虚构成分要严谨,故事的剧情还要丰富生动,要说能拍好,很难。《星际穿越》和《时间陷阱》的对比,就是比较明显的例子。

近日,遵义县毛石镇的偏僻处,发现一个藏有庞大村落遗址的山洞。在这个山洞中,保存着相对完整的城墙和道路系统等。

再说剧情,前半故事在叙事上没有很大的硬伤,虚构的元素都是由各种吊诡的细节和人物的互动而铺陈开来,主角一行人的思维也算敏捷,发现光影的变化、绳子的断口、录像时间的冲突等细节后起码能够立马反应过来,缺点就是对白太多太多太多了,小学生作文全篇你说我说他说大家说的既视感。故事中间,突然天降一个火星巨人打了一波酱油,产生了原始人、现代人、未来人同时在洞窟内你追我赶的场景,很是惊艳,非常直接地将洞穴的神秘和诡异表现了出来。但是后半段就有点不太如人意,场景转换和剧情推进有点过于急切了,结局也是平平淡淡的happyending,没有更多挖掘深一层的内容,看完有点虎头蛇尾的赶脚。

村民说,这个“山洞村落”是他们祖上躲避战乱时生活过的地方,沿用的时间估计有上百年之久。

最后说虚构元素,也就是这个神秘的洞。

这一村落遗址位于遵义县毛石镇大梨村境内,洞口在一处石岩之下,村民们称这个山洞为“上洞”。冬闲时节,附近的年轻人偶尔会进行探洞“冒险”。

第一,时间跨度上。中前期有个场景是,小姐姐爬到洞外的时候大概用了半小时,但是洞内只过了两秒,对应的比例大概是30min=2s,也就是900倍速。可是同一个地点,他们从录像中又发现每当光线闪过,太阳的位置都在变化,可能是120d(一个季度)=2s,也就是500万倍速。尤其是,影片最后教授说越往洞内时间比例越久,那么可想而知当主角们折腾一天回去的时候现实已经过了多久,100万天?500万天?可惜导演没往后更细说主角们逃离之后的一些内容,明明还有很多的空间可以挖掘。

昨日,记者进入山洞约百米后,便看到一道横贯整个洞口的石墙。石墙高约5米,长约百米,有4个垛口。城墙中间部分向外突出,厚度约有1.5米,后方两道稍低的台坎,各宽3米。

第二,BUG。简单地说这个洞的机制就是,洞里的时间流逝得慢,洞外的时间流逝得快。打个比方,洞外绳子落地要1s,假定比例为100倍速,那么被扔到洞里的绳子应该就需要100s才能在洞外看到落地。那么,电影结尾有这么一个场景:主角暂停在空中,一根触手(误)飞速伸进洞外然后抓住主角们的身体,把他们拖了出来。相对于外界而言,此时洞内的人是暂停的,那么触手伸进洞后,从外面看来触手应该也是暂停的才对,并不能做到“以无厚入有间,游刃必有余地矣”地救人。所以看到这里,我才是非常可惜地觉得后半段是真的有点仓促,随便找了个方式就把人就救了把演职员表播了。

继续往下,庞大洞厅内层层叠叠的“梯田”,跃然眼前。毛石镇政府干部说,这些“梯田”,其实是用石头垒砌起来的“石窝子”,小的仅2至3平方米,大的有10多平方米。

《星际穿越》利用相对论来引出时间长短的矛盾,有理有据而言更为严谨;《时间陷阱》是通过一个洞窟,或者说一个隐形的场,里外的时间流逝不同,洞里的人看外界是转瞬即逝,洞外的人看里面是纹丝不动。相似的内容,一个最后成了佳作,一个勉强还算不错。

记者在现场看到了至少4条连接“石窝子”的道路,有的道路上还设置了类似“寨门”的隘口。一侧的洞壁上,还有一条人工开凿的道路,长约400米,向洞内延伸。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TON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另外,洞厅内,至少还有2到3处怀疑是取水点的坑凼,以及几个灶台。

图片 1

洞内的这些“乾坤”是毛石镇政府的干部在6月15日发现的。当时,他们陪同一个摄制组,打算进洞拍摄地质构造,却无意中发现了这些遗址。

“初步测算,这些‘石窝子’有70多处,总面积有8000平方米。”他说,在洞内遗址中勘查时,还找到了部分青花瓷片、土陶瓷片等。

当地政府干部认为,洞内的设施是一个奇特的“洞中村落”遗址,可能形成于清咸丰年间。“这段时期,毛石镇不但匪患猖獗,还曾发生过战乱。”他说,这里应该是当年为了躲避战乱的村民修建的。

这个说法,在位于洞口处的后塘组多位村民印证。有村民说,当地战乱时,很多人都躲到山洞中去熬硝制作土火药。后来,为了躲土匪,村民们也常进洞。直到新中国成立前2年,才没有人去洞里住。

一位叫黄和彬的村民说,他的祖上就曾在洞内住过。“我们这一片30多户人家,祖上都在里面住过。”他说,以前听老人讲,洞里那些没有顶的“石窝子”就是大家当时住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