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时培养的神话,时期已经的传说

    片尾阿弗莱德说人人都爱崔斯汀,片头印第安人就说上校有三个儿子,最爱的是崔斯汀,弟弟塞缪尔最爱的也是崔斯汀,连弟弟的未婚妻,也爱上了崔斯汀。
    印第安人喜欢崔斯汀是容易理解的,三个孩子中,他最像印第安人,热爱打猎,内心放浪不羁且勇敢无畏,一往无前,并且从印第安人那里继承了太多印第安人的习性。在他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以后,对他来说,崔斯汀是他的文化的延续,生命的延续,是他的儿子。
    父亲最喜欢他,我想可能源自于在三个儿子中,崔斯汀是最有血性的孩子。老大阿弗莱德的讨好圆润事故,是不对退伍军人的上校的胃口的。【PS:阿弗莱德其实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角色,循规蹈矩,做事得体,并且很有责任感,这从他们三个人都去从军的时候可以看出,塞缪尔和阿弗莱德去从军都是因为责任感使然,父亲教育他们应该保卫祖国,维护正义,于是当英国被入侵的时候他们就要跑去英国(话说美国人喜欢充当世界警察的角色看来是由来已久啊)主持正义了(这个地方也比较有意思,一直教育给孩子的东西,在孩子真正要去实践的时候,家长却加以反对了,这让我想起《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对一个成长中的人来说,这种人生观的颠覆还挺伤人的。)在他后来身受重伤要被遣送回国的时候,他也是拒绝的,认为自己作为军官应该带领下属尽自己的责任。从这个地方也可以看出,即便博学如塞缪尔,勇敢如崔斯汀,都没有成为军官,唯有阿弗莱德不止成了军官,还获得了一枚勋章。就像他后来可以在城市里立足,并且被人拥护成为国会议员一样。他更像是那个时代宣传的追寻美国梦的传奇。】而塞缪尔则显得过于文弱(在钢琴边唱歌的时候真是像个孩子,可爱极了,那首歌选得也挺有意思)。何况崔斯汀还是三个孩子中唯一的金发,从小便长得最可爱。
    至于塞缪尔喜欢崔斯汀,我想更多的是源于崇拜,比起文弱的自己,那个能与黑熊搏斗,可以驯服野马的哥哥,一定是让人艳羡的吧。
    再来说苏珊娜,塞缪尔形容她是一个有思想有活力且非常热情的女人,而崔斯汀的一切行为,都展现出他是一个充满力量与活力的人
,完全是行走的荷尔蒙,而塞缪尔一直没有和苏珊娜发生性关系更是让苏珊娜这么一个年轻女性的渴望被激发。(崔斯汀和苏珊娜第一次相拥,崔斯汀用嘴唇去触摸苏珊娜的脸庞的时候,他的渴望与克制真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此片我看过约10次左右,我对本片的注重点从低到高,依次如下:故事的情节,故事发生地的风景,电影的音乐,电影的时代背景,故事中人物的人生经历和结局,故事中人物的性格及其来由。本片的风景音乐鲜有人诟病,且风景音乐理应服务于电影本身,在此一笔带过。而对于本片是否拖得起那个大的时代背景,有少许人颇有微辞,而对于本片中主要人物的经历、结局、性格则有甚爱者也有甚憎者,因此而导致了许多人对本片情节和中心主题的质疑,在后文,我想尽我所能,猜测导演和编剧所想,来理清楚这些逻辑。
  以下本文纯属个人思考和观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有不同欢迎磋商。
  首先,本片主人公只有一个就是崔斯汀,他正好有个厌倦战争回归田园的父亲,有个忘不了文明世界和舒适生活的母亲,正好他是家中老二,也正好他父亲回归田园后与土著印第安人关系亲密,还正好他弟弟带回来的未婚妻是失去双亲缺乏安全感后任由心中野性滋生的女子。父亲和印第安人使他不齿于文明世界的虚伪,而追随自然世界的野性,同时他讨厌母亲,也因而缺少对母性爱的认知,(题外话:其实崔斯汀的母亲具有作为一个优秀母亲的很重要的一种教育观念,从她回给丈夫如何教育孩子的信中短短几句就可以看出,她说,孩子们都是任性的,难道我们可以因为孩子的任性而责怪他们或是不爱他们吗)再加上家中排行老二,不会有老大那种责任感和危机感,但由于弟弟和印第安人的存在,其实他内心中有一种侠的责任感,所以他的整体性格是一种自然而野性同时兼具一定责任感的雄性性格。
  但是,战场上保护弟弟失败,以及面对天性吸引的苏珊娜的爱如何处理这两件事放大了他的缺陷,前者让他意识到就算他按他自己的原则做到100,他照样不是万能;而后者则是他缺乏对母性爱的认知而造成的天生缺陷,他以为爱只是拥有和快乐,而不知有责任,可以说崔斯汀对于苏珊娜所尽的责任不及他对于弟弟山姆做的百分之一,因为他的性格构成里没有这个部分。崔斯汀在弟弟死后第一次回归,虽然他作为兄弟的责任已经做到了极致,可是运气不好还是失去了弟弟并承受了巨大的伤痛,个人以为他对苏珊娜的占有除了原始的爱的吸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抚平当时巨大的伤痛;但其实苏珊娜并没有抚平他的伤痛,而最终他第二次出走跟随自己的野性征服了海洋之后他才从自己的逻辑世界里得到了医治创伤的灵药,电影的后半部分,也是崔斯汀第二次回归后,他帮助父亲重振家业尽到了作为儿子的责任,之后又娶妻生子,其实就是在尝试承担起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这种责任感是通过苏珊娜而使他认识到并自我激发出来的,但他这种尝试由于妻子的死去最后以失败告终,因此最终他选择类似于接受宿命一样的方式将孩子托付给了哥哥,继续到森林中与野兽为伍,在我眼里他这种行为类似于他父亲承认无法改变世界然后选择归隐于人类边缘的山上,崔斯汀的归隐世界不同于父亲,他的世界只能是实实在在的野兽世界。这就是我认为的崔斯汀一角的性格来由及故事情节里他各种行为的解释。我向来不认为世上有无缘无故的爱,而是认为爱以及在爱中人的行为都与人的性格以及当时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如有人不爱听,我只能说,我认为一切存在都有经得起逻辑推敲的原因可做解释,如果你认为世上有无法解释的无缘无故的爱,那么同理你肯定相信世上有神,因为两者都不需要逻辑去解释为什么有。
  其次,我们来说说其他每个人物的性格经历和结局,第一个是上校,他追逐过荣誉和对国家的责任感,之后看清事实发现自己无法改变只好归隐田园,希望尽责养育儿子并与有着同样生活理念的印第安人及白人罪犯共度余生,但历史的车轮仍然在他生前夺去了他的妻子,儿子,儿媳,并差点夺去了他全部的金钱和家业;第二个是长子,他对于父亲荣誉时期的生活以及文明世界的记忆是三个儿子里最深的,但也从父亲的经历中更深知世事之难,这才造就他圆滑世故冷酷理智的性格,但山上宁静和睦的家庭生活同样对其造成了深刻影响,也因此他在经历失去三弟,与父亲及二弟交恶,成为国会议员,在二弟临危时袖手旁观,失去而又得到又再度失去爱人苏珊娜等等之后,才会在接近片尾时出现在家庭生死的枪战中,才会答应弟弟照顾侄儿,因为他也很需要爱,而最后这些冒险的事情才能让他坦坦荡荡的接受和感受到爱;第三个是苏珊娜,她是最矛盾体的一个,接受过文明世界的教育却痛失双亲,对安全感的迫切需要让她暂时的痛恨文明世界并助长了内心的野性,她一见到山上的家就产生了想要以此为家的想法,因此她惧怕山姆参战,也因此,就算是多么的钟爱崔斯汀的野性,她最终没有去等那个不知道有没有的永远,而是选择了与艾弗瑞在一起的那种看得到摸得着的舒适,也因此,当她最后意识到自己仍然爱着崔斯汀时,也明白了对于安全感和文明世界的追逐使得她的内心受到了邪恶的感染,最终只好一死了结;第四个山姆,对于他我只想简单带过,家中最小最不谙世事且一直被惯着,更多的接受了兄长父亲的疼爱而非教育,看起来像一张白纸一样理想主义,其实白纸却早已被世界通过报纸这种舆论传导而做了手脚。第五个,其实应该说是一个家庭,就是白人与印第安女子及他们的女儿一家,他们在我眼里是一种象征意义,但电影结局这家的女儿死去了。第六个,也是我认为很重要的一个,一刀,他就像是老印第安的王者,在新型美国人到来后落寞了,但却成为故事的旁观者和见证者,也是历史的旁观者和见证者,活得最长久,并串联起了整部电影的故事情节,并且,在他这个简单质朴狂野的人眼里,崔斯汀是一个传奇。
  最后,也是我所有观点中的重点,让我们来换一种角度看这部电影,故事开篇,在新型的白人统治的美国边缘地区,曾经的军官与土著印第安人以及白人世界抛弃的罪犯友好和睦的生活在了一起;他们彼此忠诚,然后一战爆发带走了军官的小儿子,给其家庭的破碎种下了种子,然后禁酒令颁布,带走了军官的两位儿媳,其中一位是白人与印第安人结合的后裔,并将整个家庭的矛盾激化到了顶点,同时导致家庭面临了灭顶之灾,剧末,父子三人再度携手解决了家庭的灾难。但是事实上,他们失去的都已经永远失去了,而这些失去也都带有明显的时代的烙印,都有时代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其实,电影开始时,他们只是一群想要宁静生活的人儿,就像当初绝大部分的欧洲移民,最初冒险去美国只是为了能有自己的土地,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和家人一样那么的单纯,但是,时代让他们为自己单纯的理想和冒险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僻居山野成了一种冒险,你觉得可笑还是可悲?试想,没有一战,苏珊娜只会简单的成为山姆的妻子,同时成为崔斯汀和艾弗瑞的遗憾罢了,没有禁酒令,也只会是稍有尴尬但仍会逐渐改善的大哥大嫂与二弟二妹罢了,何至于生离死别。。。。。。又何至于成就所谓的传奇崔斯汀?
  贪欲纵横的时代,永远都有数不清的罪孽,贪欲不止,罪孽不止!

此片我看过约10次左右,我对本片的注重点从低到高,依次如下:故事的情节,故事发生地的风景,电影的音乐,电影的时代背景,故事中人物的人生经历和结局,故事中人物的性格及其来由。本片的风景音乐鲜有人诟病,且风景音乐理应服务于电影本身,在此一笔带过。而对于本片是否拖得起那个大的时代背景,有少许人颇有微辞,而对于本片中主要人物的经历、结局、性格则有甚爱者也有甚憎者,因此而导致了许多人对本片情节和中心主题的质疑,在后文,我想尽我所能,猜测导演和编剧所想,来理清楚这些逻辑。
以下本文纯属个人思考和观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有不同欢迎磋商。
首先,本片主人公只有一个就是崔斯汀,他正好有个厌倦战争回归田园的父亲,有个忘不了文明世界和舒适生活的母亲,正好他是家中老二,也正好他父亲回归田园后与土著印第安人关系亲密,还正好他弟弟带回来的未婚妻是失去双亲缺乏安全感后任由心中野性滋生的女子。父亲和印第安人使他不齿于文明世界的虚伪,而追随自然世界的野性,同时他讨厌母亲,也因而缺少对母性爱的认知,(题外话:其实崔斯汀的母亲具有作为一个优秀母亲的很重要的一种教育观念,从她回给丈夫如何教育孩子的信中短短几句就可以看出,她说,孩子们都是任性的,难道我们可以因为孩子的任性而责怪他们或是不爱他们吗)再加上家中排行老二,不会有老大那种责任感和危机感,但由于弟弟和印第安人的存在,其实他内心中有一种侠的责任感,所以他的整体性格是一种自然而野性同时兼具一定责任感的雄性性格。
但是,战场上保护弟弟失败,以及面对天性吸引的苏珊娜的爱如何处理这两件事放大了他的缺陷,前者让他意识到就算他按他自己的原则做到100,他照样不是万能;而后者则是他缺乏对母性爱的认知而造成的天生缺陷,他以为爱只是拥有和快乐,而不知有责任,可以说崔斯汀对于苏珊娜所尽的责任不及他对于弟弟山姆做的百分之一,因为他的性格构成里没有这个部分。崔斯汀在弟弟死后第一次回归,虽然他作为兄弟的责任已经做到了极致,可是运气不好还是失去了弟弟并承受了巨大的伤痛,个人以为他对苏珊娜的占有除了原始的爱的吸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抚平当时巨大的伤痛;但其实苏珊娜并没有抚平他的伤痛,而最终他第二次出走跟随自己的野性征服了海洋之后他才从自己的逻辑世界里得到了医治创伤的灵药,电影的后半部分,也是崔斯汀第二次回归后,他帮助父亲重振家业尽到了作为儿子的责任,之后又娶妻生子,其实就是在尝试承担起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这种责任感是通过苏珊娜而使他认识到并自我激发出来的,但他这种尝试由于妻子的死去最后以失败告终,因此最终他选择类似于接受宿命一样的方式将孩子托付给了哥哥,继续到森林中与野兽为伍,在我眼里他这种行为类似于他父亲承认无法改变世界然后选择归隐于人类边缘的山上,崔斯汀的归隐世界不同于父亲,他的世界只能是实实在在的野兽世界。这就是我认为的崔斯汀一角的性格来由及故事情节里他各种行为的解释。我向来不认为世上有无缘无故的爱,而是认为爱以及在爱中人的行为都与人的性格以及当时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如有人不爱听,我只能说,我认为一切存在都有经得起逻辑推敲的原因可做解释,如果你认为世上有无法解释的无缘无故的爱,那么同理你肯定相信世上有神,因为两者都不需要逻辑去解释为什么有。
其次,我们来说说其他每个人物的性格经历和结局,第一个是上校,他追逐过荣誉和对国家的责任感,之后看清事实发现自己无法改变只好归隐田园,希望尽责养育儿子并与有着同样生活理念的印第安人及白人罪犯共度余生,但历史的车轮仍然在他生前夺去了他的妻子,儿子,儿媳,并差点夺去了他全部的金钱和家业;第二个是长子,他对于父亲荣誉时期的生活以及文明世界的记忆是三个儿子里最深的,但也从父亲的经历中更深知世事之难,这才造就他圆滑世故冷酷理智的性格,但山上宁静和睦的家庭生活同样对其造成了深刻影响,也因此他在经历失去三弟,与父亲及二弟交恶,成为国会议员,在二弟临危时袖手旁观,失去而又得到又再度失去爱人苏珊娜等等之后,才会在接近片尾时出现在家庭生死的枪战中,才会答应弟弟照顾侄儿,因为他也很需要爱,而最后这些冒险的事情才能让他坦坦荡荡的接受和感受到爱;第三个是苏珊娜,她是最矛盾体的一个,接受过文明世界的教育却痛失双亲,对安全感的迫切需要让她暂时的痛恨文明世界并助长了内心的野性,她一见到山上的家就产生了想要以此为家的想法,因此她惧怕山姆参战,也因此,就算是多么的钟爱崔斯汀的野性,她最终没有去等那个不知道有没有的永远,而是选择了与艾弗瑞在一起的那种看得到摸得着的舒适,也因此,当她最后意识到自己仍然爱着崔斯汀时,也明白了对于安全感和文明世界的追逐使得她的内心受到了邪恶的感染,最终只好一死了结;第四个山姆,对于他我只想简单带过,家中最小最不谙世事且一直被惯着,更多的接受了兄长父亲的疼爱而非教育,看起来像一张白纸一样理想主义,其实白纸却早已被世界通过报纸这种舆论传导而做了手脚。第五个,其实应该说是一个家庭,就是白人与印第安女子及他们的女儿一家,他们在我眼里是一种象征意义,但电影结局这家的女儿死去了。第六个,也是我认为很重要的一个,一刀,他就像是老印第安的王者,在新型美国人到来后落寞了,但却成为故事的旁观者和见证者,也是历史的旁观者和见证者,活得最长久,并串联起了整部电影的故事情节,并且,在他这个简单质朴狂野的人眼里,崔斯汀是一个传奇。
最后,也是我所有观点中的重点,让我们来换一种角度看这部电影,故事开篇,在新型的白人统治的美国边缘地区,曾经的军官与土著印第安人以及白人世界抛弃的罪犯友好和睦的生活在了一起;他们彼此忠诚,然后一战爆发带走了军官的小儿子,给其家庭的破碎种下了种子,然后禁酒令颁布,带走了军官的两位儿媳,其中一位是白人与印第安人结合的后裔,并将整个家庭的矛盾激化到了顶点,同时导致家庭面临了灭顶之灾,剧末,父子三人再度携手解决了家庭的灾难。但是事实上,他们失去的都已经永远失去了,而这些失去也都带有明显的时代的烙印,都有时代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其实,电影开始时,他们只是一群想要宁静生活的人儿,就像当初绝大部分的欧洲移民,最初冒险去美国只是为了能有自己的土地,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和家人一样那么的单纯,但是,时代让他们为自己单纯的理想和冒险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僻居山野成了一种冒险,你觉得可笑还是可悲?试想,没有一战,苏珊娜只会简单的成为山姆的妻子,同时成为崔斯汀和艾弗瑞的遗憾罢了,没有禁酒令,也只会是稍有尴尬但仍会逐渐改善的大哥大嫂与二弟二妹罢了,何至于生离死别。。。。。。又何至于成就所谓的传奇崔斯汀?
贪欲纵横的时代,永远都有数不清的罪孽,贪欲不止,罪孽不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C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